文章
圖集
熱點新聞
娛樂明星
奇聞趣事
綜合推薦
明星
創業職場
我,三家店老闆娘,因沖動失婚,來深圳石巖后,成為養生館店長
2023/04/15

我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沒有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。與他失婚,是一時的沖動。

聶慧

他的父母在長江做輪船貨運生意,就是拉貨、運貨、送貨。與我的父母生意相同,因為雙方父母都是河南人,都做著相同的生意,經過親戚朋友,父母的撮合,我們結婚了。

我叫聶慧,高中畢業,是河南駐馬店新蔡縣人。我的父母,甚至上面的爺爺,太爺,都是在長江流域做航運生意。 航線主要是長江三峽到江蘇南京一帶。

婚后,我們經營著一條貨船,繼續做航運生意。因為從小在船上長大,我對船上的生活了如指掌,自然而然,也會開船。

聶慧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航運人的宿命,就是吃住在船上。 船上煮飯,主要用電與煤氣。我們的船上,只有兩個人,就是我與老公。在搬運貨物的時候,基本靠吊機,不需要人工,但需要人工去確認發貨、運輸的數量,否則多發,少發,都是問題。

我與老公輪流開船,往返長江三峽到江蘇南京的航線,有時我開夜班,有時老公開夜班。輪流吃飯,輪流休息。

航船,最害怕的就是風浪與大霧,風浪容易側翻,大霧看不到前面的情況,容易與別的船只相撞。一天晚上,我正駕駛著自己的貨船前行,因為頂不住熬夜的辛苦,打盹了。

聶慧

就是這個打盹,我的船撞向了對方的船只,老公驚醒后,迅速下到船底,主要看看有沒有把船撞破,出現漏水的情況。漏水的船只,就意味著要沉船,是一艘危船,不僅損失財產,還可能沒有小命。

所幸的是,對方的船只,只一面被撞到凹了下去。賠的錢不多,正好自己的船只,也沒有多大問題,只是虛驚一場。

這件事情之后,我和老公打算賣掉船只,去做其他的生意, 我們不希望干這樣一個危險的行業。

老公之前在一家造船工作,他又干回了老本行。 我則花了5萬元左右,在武漢開了一家餐館。都是我自己炒菜賣,沒有請任何的師傅。

我在駐馬店新蔡縣的老家,是靠著河邊的。我們祖輩都是靠航運,甚至打魚為生,大部分生活在船上。魚類這樣的美食,從來沒有少過。

為此,爺爺和奶奶就在當地做起了飯店的生意,主要就是賣魚湯。父母親為了更大的生意,則去了長江,購買了船只,在航運公司開始跑船。

聶慧出席宴會

有一段時間,父母為了照看我和兩個弟弟上學,沒有在長江跑船,而是回到駐馬店老家。我們沒有地,只能做生意,與叔叔們合伙在縣城郊區開了一家餐飲店,類似農家菜的農莊。

我們整個家族,只有我一個女性,我在家族里面相當受寵。 上學期間,放假之后,我就在農莊里開始學炒菜、學記賬,高中畢業后,又專職在農莊做了一年。

後來,選擇嫁人結婚,去了長江一帶與老公開始做航運生意。

因為有幾年后廚經驗,我才敢在武漢這樣一個大城市開飯店,而毫無顧忌。小餐飲開了一年多之后,我覺得很累,加盟了一個大的餐飲店,前后花了三十多萬元。

加盟餐飲之后,有個好處,有專人管理。我是2009年開始做餐飲,只要服務好,菜品做得差不多。基本都可以賺點錢。

餐飲店扣除水電、人工、材料、房租,我每個月還有5萬元左右的凈利潤。因為有了資金,我又開始經驗奶茶店。

在武漢,奶茶店剛剛興起,利潤可以達到百分之二百,簡單說:我的奶茶店比餐飲要盈利好幾倍。

聶慧在自己的酒吧

賣貨船的錢和我們賺的錢,已經在武漢買了一套房子。 我與他之所以失婚,并不是因為感情的問題,而是所有的憤怒,集中在了一起,突然爆發了出來。主要原因有兩個:

第一:有一次我很不舒服,還要帶孩子,希望讓老公帶帶孩子。老公知道后,就當什麼事情也沒有。

第二:孩子要上六年級,要開家長會,結果老公在五年級的班級內等著開會。老師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打,我與老師說,老公就在,但老師總說沒有在,而我又在忙其他事情,到最后,才知道老公去的是五年級的班級。

耍酷一下

老公還不知道兒子從五年級上六年級,因為這件事,我與老公吵了一架。老公也發了火說:過不下去,就失婚吧。

失婚就失婚,我同意了。

老公不要兩個孩子的撫養權,簡單說:就是不養孩子。但同意將房子算在孩子名下。因為貨船的錢,有拿來買房子,那個是婚前財產,老公答應將這個財產給到孩子名下,我也沒有爭競什麼。

老公不要孩子撫養權的原因,并不是因為帶著兩個孩子不好娶第二任妻子,而是希望我知難而退,與他復婚,盡管他多次提出復婚,我也沒有答應,也許這就是我的性格,決定的事情,從來不會反悔。

聶慧

失婚的時候,我依然在武漢經營著餐飲店、奶茶店、為了開闊事業。我又在駐馬店的新蔡盤下一個門面,做酒吧,屬于清吧的一種。

剛開始,我的想法是開咖啡店,但經過研究,河南老家喝咖啡的人,并不是特別多。我就改變思路。將裝了三分之一的咖啡店,裝成酒吧。

為了學習經驗,我特意去了北京、上海、南京學習類似酒吧的裝修風格,以及運營模式。

酒吧裝修的費用,花了100來萬。這在新蔡一個縣城來說,還算時尚,有一種讓人看起來消費高的感覺。至今為止,那個清吧依然沒有改變裝修,依然是這個縣城裝修比較時尚的酒吧,當時在縣城也是第一家清吧。

聶慧曾經的酒吧

不得不說,酒吧開業的時候,客源是一個問題。最后解決這個問題的,多賴于家族人的幫忙,都是由熟人介紹熟人過來消費,才勉強把這個酒吧運營起來。

酒吧是盈利的,餐飲、奶茶也是盈利的。

為了事業,我經常開著車兩地跑,走大廣高速。從武漢到駐馬店,再從駐馬店到武漢,經常疲于奔波。

失婚的事情,被孩子知道了。孩子的學習成績,也是一落千丈,為了孩子,我陪著孩子過了一年多,漸漸讓孩子恢復到原有的狀態。

失婚,對一個家庭的孩子來說,傷害最大。如果能不失婚,還是不要失婚的好。否則一切,都變得不容易,變得難上加難,這也就是說:為什麼家和萬事興。

聶慧

屋漏偏逢連夜雨。不久之后,我的父親去世了。父親的去世,對我的打擊非常大。我因此頹廢了一年多,就像被抽掉了脊椎一樣,無法站立起來。

我沒有心情再去經營武漢的餐飲與奶茶店,甚至酒吧,一切的一切都交給了管理人員。收益自然也沒有那麼客觀,因為不是自己親自管理操刀,效益沒有那麼好。‘

之所以能從頹廢之中走出來,是因為一個男閨蜜的開導。簡單說,我們好的像哥們一樣,純粹的像哥們。他有家庭,他的老婆與我同樣是好閨蜜,我們關系一樣很鐵很鐵,這也許就是河南人那種豪爽的性格造成的。

聶慧

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。

誰也不知道,2020年的年初,疫情從武漢開始,席卷全國,其中的艱辛,無人不知。賺的那點錢,賠的不少。誰也經不住疫情的肆虐,盈利的時候自然是三家店面全部盈利,賠錢,自然也是三家店面都賠錢,合同沒有到期,房子要繼續繳納房租,收入又全無,轉讓又無人接手。

我死撐硬撐到2021年,才把店面轉讓出去,從此踏入了南下深圳的路。

聶慧

來到深圳的第一站是石巖街道,我在艾美特工作了一個多月。因為要生存,吃老本當然可以,但我覺得那樣不好,要把每一天都過得有價值 ,每一天的自己,都要去創造價值,這樣,自己才沒有白白的來到這個世界上。

工廠拉線上的員工,不停地擺弄著手中的產品,反反復復地將一個配件裝在另外一個配件上,永遠都是一個動作,簡單說,就是一個機器人。

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,後來我又學習了形體,做形體老師。我覺得做形體老師很有氣質,無論從身體,還是衣服,都是對美的最好詮釋。因為疫情,公司砍掉石巖的分支,將部分骨干遷移到龍華。

聶慧做形體老師時

我沒有隨著過去,剛來深圳,認識的人不多。我在做形體的時候,認識了一位福建女孩,她叫謝芬,目前在石巖一家光電公司做會計與業務員。

失業的時候,我曾與她一起找工作,她選擇了這家光電公司。并介紹我去石巖一家養生堂面試,誰也想不到,一面試,居然通過了。

老闆很直接,給的話是:可以的話,就明天來上班吧。

最開始,我去的是一家主播公司,準備面試主播,但老闆覺得我不合適,最后選擇了養生堂。

聶慧打球時

起初,我在前台做接待,隨著業務的熟悉,開始學習調理手法,不斷的成長自己。

之所以這些年一直單身,是因為自己習慣了孤獨,另外一個方面也許是沒有遇上有緣人。曾經有人問我:如果有一個比自己小幾歲的男性來追自己,自己會不同意?我的答案是否定的,他可以比我大幾歲,但不能比我小,因為我個人的偏見是:比我小,也許就不太成熟。

如果能實現自由,我更喜歡一個人獨自在清幽的地方喝喝咖啡,甚至承包一片土地,一片莊園,種種花,種種菜,過一種悠然閑適的生活。

口述:聶慧

撰文:王國軍

2023年4月5日

深圳石巖

《唐詩三百首》中最「肉麻」的一首詩,僅20個字,讓人臉紅到脖子
2023/05/28
大米生蟲不用曬,學會這3招,米蟲輕松被趕跑,記得告訴家人
2023/05/28
大米生虫不用晒,学会这3招,米虫轻松被赶跑,记得告诉家人
2023/05/28
“前发嫂”越老越迷人,穿白色裙看着也不低调,身材气质都挺招摇
2023/05/28
扒一扒夜郎國的歷史!夜郎自大的背后,到底有著怎樣的復雜歷史?
2023/05/28
潘迎紫也太会保养了,70多岁还保持17岁身材,敢和范冰冰比美
2023/05/28
李白贈妻子肉麻情詩,結尾10字太露骨,專家怒斥:何以示子孫?
2023/05/28
有種「毀容」叫人到中年!周杰倫,黃曉明全靠假發,沙溢頭頂反光!
2023/05/28
煮雞蛋放2種東西,煮出來香嫩好吃不粘殼,好多人都沒學過,看看
2023/05/28
煮鸡蛋放2种东西,煮出来香嫩好吃不粘壳,好多人都没学过,看看
2023/05/28